当前位置 > 首页 > 明德论坛 >  

【明德法律文化论坛第98期】 唐代死刑发展的几个重要阶段

2019年4月8日下午14时,明德法律文化论坛第98期在中国人民大学明德法学楼725会议室成功举行。台北大学人文学院院长、历史学系教授陈俊强做了题为唐代死刑发展的几个重要阶段”的讲座,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尤陈俊副教授主持了本次讲座。与谈嘉宾中国政法大学法律史学研究院副教授陈煜、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姜晓敏、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讲师李德嘉、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马小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朱腾齐聚一堂,共同参加了此次学术讲座。

  在主持人对主讲嘉宾陈俊强教授进行简要介绍之后,讲座正式开始。

     

    首先,陈俊强教授对人大明德法律文化论坛的邀请表示感谢。接下来陈俊强教授对自己的学术研究方向和讲座主题的背景进行了简要介绍。在本次讲座的绪论中,陈俊强教授从死刑制度概论和治世与死刑关系这两个角度出发,一方面,死刑制度不仅包含了如等级与阶级、生命与名誉、现世与来世等诸多方面的丰富内涵,另一方面也与古代治世有着紧密联系。陈俊强教授以《资治通鉴》和《新唐书·刑法志》原典中对唐贞观时期和开元时期的治世景象的记载为例,认为古人在描述一段太平盛世时,往往以形容线货物贵贱,死刑执行数量多少为开篇作为一种表征。由以上史料中记载的唐初执行死刑的数量可知,唐朝自建国之初就已经朝向废除死刑发展。之后唐玄宗时期甚至曾一定程度地废除死刑,这一举动可以被视为汉文帝废除肉刑后的另一重大刑罚变革。由此,值得进一步研究的问题是唐玄宗时期究竟如何完成废除死刑这一举措的?陈俊强教授以时间线为轴,分阶段对唐代死刑的发展历史进行了细致的讲解。

    其次,陈俊强教授通过引述《册府元龟》、《唐六典》、《旧唐书·刑法志》等典籍原文中有关律文的历史记载,认为在唐太宗时期大幅删削死罪条目以减少死刑的适用。同时,对于部分死刑犯,该以其他刑罚替代以减少死刑的执行。“贷死之刑不可外求”,流刑是主要贷死之手段。另外,唐太宗改革覆奏制度更体现了在死刑执行中的慎重态度。其次,在玄宗朝死刑的“废除”中。陈俊强引述《唐六典》中有关玄宗时期“未尝行极刑”等历史的记载,认为玄宗时期贷死之刑变得更加丰富,包括“流远恶之地”、“长流”和“决杖与决重杖”等方式。其后,陈俊强教授引述《册府元龟》中对于天宝六载(公元747年)唐玄宗所作大赦的记载,认为天宝六载以前,玄宗通过颁布恩诏方式以贷死之刑替代绞斩极刑,属于帝王一时之恩典。而这一天宝六载的新制是规定日后犯死罪者,不再处以绞斩极刑而直接以其他刑罚替代。这意味着新制版颁布后,死刑被束诸高阁,名存实废,可谓正式被“虚刑化”了。其间,陈俊强教授提到了“重杖”、“重杖配流”之刑,并将其与汉文帝废肉刑进行比较,认为虽然依旧存在司法部门率意杖杀人犯情况的出现,但这并非君王的本意,玄宗这一废止千百年刑罚的举措其意义依旧重大。

    而针对唐朝后期复活死刑这一现象的解读,陈俊强教授认为将这一问题简单地诉诸“安史之乱”,得出治乱世之刑一定严酷这一结论是不准确的。其紧接着便引用史料对肃宗朝时期的改革进行总结,认为肃宗的改革如果得到落实,除了若干严重犯罪之外,其他大部分的犯罪其实都予删除,这其实会缩小死刑的适用范围。因此,安史之乱并不是改造刑罚的外在元素。据史料记载,唐肃宗上元二年(公元761年)正式停止废除死刑的尝试是由于以下三个原因,其一,玄宗废绞斩死刑意味着“五刑”变“四刑”不符合传统;其二,恩赦虑囚的举措会给具体司法实务带来诸多不便和困扰;其三,在具体刑罚执行时,京城决重杖者多死,地方则否,导致同刑异罚,有失公允。基于以上原因,玄宗最终同意照旧依律论处。

    在唐朝后期死刑变化的论述中,陈俊强教授主要引述《唐会要》、《宋刑统·名例律》等原典,认为与唐玄宗相比,唐德宗是将死刑“虚刑化”,以重杖决死取代部分的绞斩之刑,替换行刑的手段但并未改变死刑的本质,实则为一种易刑。而据《新唐书·刑法志》记载,唐宪宗虽然没有如玄宗般全面废削绞斩,但将一般死罪免处极刑,改科流放天德军,死刑局部的“虚刑化”,仍可视为某种意义的“废死刑”。

    最后,陈俊强教授分享了自己的几点总结和思考,其认为唐朝废除死刑的工程,自太宗朝初步启动直至玄宗朝正式废止,历时一百多年。先是修法减少死刑的适用,继而以频繁的大赦降低死刑囚徒,进而再以决杖与流放等生刑代替死刑。在长期没有执行死刑之条件下,才能迈出关键一步,将死刑“虚刑化”。从刑罚发展的宏观角度而言,汉唐之间刑罚变迁的主调是从肉刑到流刑,唐代以降的主调则是围绕废除死刑而展开。唐朝自建国之初就开始朝废除死刑的方向迈进,在唐玄宗时期达到高潮。而其实废除死刑可以被认为是唐玄宗作为君主的一次个人尝试,其后统治者发现,与彻底删除死刑而更改“五刑”框架相比,如果以其他别的举措或方式能达到“无极刑之名”、“只决杖而死”等一样的统治目的,那么选择彻底废除死刑就显得并不是那么的必要。因而玄宗之后,废除死刑的举措便开始逐渐沉寂。虽然看似废除死刑在唐玄宗时期有昙花一现似的高潮,但其实之后的朝代围绕废除死刑的讨论也并没有停歇。“有草菅人命的君王,但没有不恤民命的王朝”陈俊强教师如是说道,他不认为中国古代专制制度是残酷无情的,从对死刑制度发展的研究中反而能感受到其间流动的脉脉温情。

在提问环节,与会嘉宾逐一发表了自己针对主题讲座的想法和意见,大家均认为陈俊强教授对于史料的掌握是非常准确而专业的,其讲座不仅为大家厘清了之前印象中很多似是而非的知识,更解答了很多之前在研究或阅读中存在疑惑的问题。姜晓敏教授认为陈俊强教授不仅给出了许多在研究中有关史料版本选择的有益指导,其讲座主题同样非常新颖,这也引发了其本人的思考,如可以尝试研究古代死刑执行时是否穿着衣服这一问题。陈煜副教授则认为陈俊强教授在历史归因性方面的研究很值得学习,如不同于大而化之地用“安史之乱”来解释唐后期死刑制度的发展方向,而是回归历史自身发展逻辑中寻找理由。同时,陈煜副教授还提出了有关岭南之地流和天德军流的区别等问题。李德嘉则认为陈俊强教授有关唐代死刑制度的研究具有深刻的法制史意义,并提出玄宗时期有关废除死刑的尝试是否与唐玄宗个人佛道思想存在关联的问题。朱腾副教授则首先表达了自己已经阅读了很多陈俊强教授的著作并对陈教授的学说脉络比较了解,陈教授的研究始终体现了以小见大、以点带面的学术研究精髓。同时,朱腾副教授还提出了包括五刑制度中数字渊源、研究中史料支撑力度强弱等问题。马小红教授则提出将“废除死刑”改为“限制死刑”是否更为妥帖的疑问,以及寻找更具代表性的史料片段来论证唐代死刑执行数量和情况也许会达到更好的论述效果的问题和建议。其后,同学纷纷举手进行提问,陈俊强教授对与谈嘉宾和同学们的问题均进行了详细的回应和解答。


   主持人尤陈俊副教授做了会议的最后总结,再次诚挚感谢陈俊强教授的本次讲座为老师和同学提供了讨论问题的新视角。历时两个多小时的论坛在融洽热烈的氛围中圆满结束。

(文/王婉卿  /张岩涛)



录入编辑: 李德嘉